当前位置:主页 >> 污染防治

修成佛第二百七十一章朝廷密探营养

2021-01-15 03:14:06|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修成佛 第二百七十一章 朝廷密探

“曹全!”

见此情形,众人皆是厉声喝道。

但没有任何的用处,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之下,曹全不断的撕扯着自己的脸。

将自己脸上的血肉、眼珠子都给生生撕了下来,直到用双手插进自己的头骨之中,将自己的颅骨捏碎。

最终他的脑袋一歪,朝着众人露出一个似乎是解脱似的诡异笑容。

看着那血肉模糊的脸,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停下!”

上官虹厉声暴喝。

车队缓缓停下。

但曹全身下的鳞马并没有。

它依旧背着曹全,朝着前面走去,直到曹全的尸身一歪,从鳞马背上摔倒下来。

摔在地上,化作一滩烂泥。

看着这一幕,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但这似乎,只是一个开始。

周围幽幽的鬼哭之声不断的继续着,曹全的死,拉开了序幕。

“呵呵……”

哧哧的诡异的笑声响起,一个镖师的抱着自己的脑袋,他的身体仿佛坐立不安似的扭动了起来,继而伴随着身上骨头碎裂的清脆声音,他竟然将自己的身体生生扭断了。

噗!

鲜血从断裂的肢体上喷涌而出,宛若一道道喷泉。

“呕!”

鲜血喷涌,溅在一个镖师的身上。

他不知为何,忍不住的呕吐了起来。

他不断的呕吐着,甚至吐出来大量的鲜血,直到他的内脏、肠子都从嘴巴里面吐了出来!

然后他就这样倒下去,栽倒在了满地的浆糊之中。

“痒!痒!”

又一个镖师颤抖着,他双手不断的在自己的身上抓动。

他的身上皮肉,被他自己撕扯下来,仿佛凌迟一般,很快的,他就将自己给活活撕成了碎片。

一个又一个。

起初只是曹全。

但是短短的时间里面,一个又一个镖师,以这样无比凄惨的方式,凄惨暴死!

“散开!都散开!”

一名镖师厉声喝到。

建议提供两份站地图 这一刻,看着自己的同伴惨死,山海镖局剩下的镖师们,都是下意识的,慌忙骑乘着自己坐下的坐骑,朝着后面退散开来。

从他们的身并被放在了App Store中上,更是散发出来内家罡气。

他们用内家罡气,护持在了自己的周身之外。

“怎么回事?!”

“这到底怎么回事?!”

上官逸神情之中充斥着骇然和惊惧之意。

不仅仅是他,剩下的不到三成的镖师,亦是各个神情惊惧。

恐怖!

太恐怖了。

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同伴便已经死了大半。

这短短时间里面发生的一切,仿佛就像是一个噩梦一样。

“幻觉?!难道是幻觉?!”

施梁伸手捂着自己的脸,他的手也在颤抖。

“龙头!龙头!”

一人惊恐的朝着上官虹喊道。

随着他的话语,剩下的所有人都看向上官虹。

“格勒勒!”

上官虹攥紧了自己的拳头。谁是最大受益者

他的脸上,却是流下来两行血泪。

继而他的目光,看向秋符子老道,充斥着悲哀,

“老三,是你做的吧?!”

“在你的丹药里面下了毒。”

他的声音落下,原本处在惊骇之中,几乎都已经被吓傻的众人,此时更是几乎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他们呆呆的看着上官虹。

甚至有些不明上官虹这一句话的意思。

副龙头做的?

这一刻,只有少数人,隐隐约约的,终于回想起来。

刚刚死的,似乎不正是那些吞下丹药的人?!

但就在他们呆呆的,努力回想的时候。

秋符子老道开口了,

“是我对不起他们。”

这一句话落下,剩下的众人,都有一种浑身坠入冰窟窿里面的感觉。

“为什么?!义父,为什么?!”

上官逸朝着秋符子老道厉声咆哮!

他死死的看着秋符子,脸上的神情几乎都扭曲了起来。

“秋符子!!”

不仅仅是上官逸,除此之外,周围其他人神情,也充斥着恨意。

但秋符子的神情平静,宛若未闻。

他的目光朝着周围众人环视了一圈,只是一翻手,拿出来一面令牌。

这一面令牌狭长而六角。

令牌通体银色,四周雕刻着复杂的花纹,除此之外,正面是一只银色的狐狸,背面则是刻着鬼狐二字。

“白银鬼狐令?!”

看着这一面令牌,所有的神情都呆滞了。

鬼狐令,朝廷密探所持有之物。

传闻大秦朝廷,共有鬼狐、赤影、飞枭、百变四只密探组织。

这四只密探组织相互独立,却又有联系,他们的成员遍百银企业饰品中心总监孙先生、服装中心总监钟先生、人力资源总监彭先生等带领百银员工参加了由《新快报》主办的企业管理沙龙。本次企管沙龙以“销售冠军的十四条法则”为主题布天下,三教九流。皆以令牌为证,听从朝廷的命令,监管天下。

这个和他们朝夕相处,在山海镖局之中打拼数十年,作为山海镖局副龙头的人,竟然是朝廷的密探?!

这一刻,所有人的思维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但没等他们说话,秋符子收起令牌,只是淡淡的说道,

“朝廷的意思,是将你们统统杀死在常垣山内,如果你们老老实实,束手就擒的话,我可以保证你们的家眷平安。”

秋符子说罢,剩下的一众镖师,不少人身体都是颤抖了起来。

而上官逸死死的看着秋符子,只是恨声说道,

“为什么?!”

“朝廷为什么要杀我们?!”

“我山海镖局一直都替州府做事,忠心耿耿!”

“这就要问你爹了。”

秋符子开口说道。

“为什么要替那些逆党,将前朝玉玺偷偷送进沧州来。”

秋符子老道说罢,他看向上官虹。

仿佛也像是等待着上官虹的回答。

前朝玉玺。

这四个字宛如雷霆一样,当场打在了在场所有人的脑袋上。

这突入起来的冲击,让他们根本反应不过来了。

他们喘息着,只觉得胸口憋闷。

他们信任秋符子。

却被秋符子背叛。

他们信任上官虹。

哪里知道,上官虹竟然也背叛了他们。

“爹?”

上官逸呆呆的看向上官虹。

而后者,只是目光凝重的看向秋符子老道,

“朝廷是怎么知道的?”

“朝廷当然有朝廷的办法。”

秋符子老道回答道。

“东西呢?”

“交出来吧。”

“如果你不想连累这些跟随你多年的兄弟们的亲眷的话。”

秋符子面无表情的朝着上官虹说道。

然而后者,只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合肥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长春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济南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费用多少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