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科技

拍网络大电影的都是些什么人网络

2020-10-18 11:10:51|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拍络大电影的都是些什么人

很多似乎与导演无缘的年轻人,因为互联而有了跨界的机会—— 拍络大电影的都是些什么人 2015年拍摄第一部络大电影时,戴金垸的一大感受是,亲戚朋友有点不够用。那是一部名为《丧尸屠城》的大,需要大量演丧尸的演员,姨妈、舅舅、七舅姥爷……能上的都上了。拍完播出后,被友一顿骂,然而收获了7倍票房,这让当时主业是广告公司老板的戴金垸得到些许安慰。 来自贵州遵义的85后戴金垸,前半段人生和导演没有关系。他大学学的是表演,但毕业后没能进入影视圈。第一份工作是电信营业员,此后,做过婚纱摄影,参加过“快乐男声”,成为大导演前的最后一份工作,是和朋友合伙开了广告公司。 做了两年广告,戴金垸不太开心:客户总是要改——他觉得不对——但客户喜欢——只能改,“我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拍自己想拍的东西”。 转行的契机发生于2015年,戴金垸看了美剧《行尸走肉》,“我也想拍”,可没做过导演,自然也不可能有人给他投钱。幸好,妻子很支持,拿出开广告公司攒下的钱。原本打算拍一个12集的迷你剧,但钱只够拍5集,于是把前5集剪成了一部60分钟的“电影”。 拍摄过程和很多大一样,透着一个“穷”字。钱是自己的,演员是亲戚朋友,最大开销是几十号人的交通和吃饭。戴金垸惊喜地发现,因为做婚纱摄影学过剪辑,因为开广告公司学过特效,因为爱唱歌学过录音……之前零零散散学的东西,居然在拍大时都用上了! 很多似乎与导演无缘的年轻人,因为互联而有了跨职业的机会。 曾有调查显示,小镇男青年是大的主要受众。王冠迪的最新作品《小镇车神之五菱漂移》将于近期上线,影片中的落魄青年和友公认的“神车”五菱之光,碰撞出一骑绝尘的小镇奇遇。小镇、男青年、大,3个看上去十分匹配的关键词,王冠迪毫不讳言自己“一开始也看不明白大拍的东西”。 王冠迪最初的人生轨迹和导演有一定甚至增加可拆卸清洗的口水垫距离。在广州念大学时,他学的是国际贸易,出于兴趣参加了话剧社、广播台,当过群众演员、主持人。2010年毕业后,不是科班出身的他很难进入“有门槛”的影视圈,于是回到老家深圳,在一家广告公司做创意策划。 不到一年,不死心的王冠迪遇上周星驰电影《新喜剧之王》的选秀,在参加比赛的过程中,认识了一些同道中人。在朋友的建议下,王冠迪去了广州:“那里是一个影视爱好者的聚集地,还有公益组织每周开班授课,大家分成小组拍片子。上课不要钱,当然也挣不到钱。” 为了生活,王冠迪学习之余就去剧组打杂,从零开始,从搬轨道、打字幕做起。“我当时告诉自己,终极目标是要做导演,但导演肯定需要积累。我在公益组织学怎么做编剧,还买了很多书看。2012年,我写的第一个剧本是给肯德基拍的一部微电影”。 在广州3年,王冠迪发现生活日渐安逸,导演梦却还遥不可及,不甘心的他决定做一个“北漂”。本想去北京电影学院进修的他,错过了一年一次的报名时间,但这未必是坏事——他成功应聘到一家当时风头正盛的新媒体影视公司。编剧、导演助理、副导演、执行导演……一步一步,梦想似乎越来越清晰。 2017年才接触络大电影,这个时间并不早,看了一圈后,参与过院线电影的王冠迪更觉得,“很粗糙”。但另一方面,他觉得这是一个“给我独立拍长篇的机会”。后来,他的第一部大《伏狐记》,成本300万元,票房接近1000万元。 王冠迪坦言,大并不是让导演随意发挥的游戏,相反更像命题作文,“大的互联基因决定了它必须又快又便宜,注定你的创作会很吃力”。幸好,之前的多重职业经历让他在开发阶段,就有“用尽可能少的钱做尽可能好的东西”的觉悟,不会到执行阶段才发现“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尴尬。 王冠迪说:“我喜欢创作,最大的成就感就是体验片中的不同世界。如果有机会拍院线电影,我毫不犹豫;现在做络电影挺开心,所以也不刻意追求。”拍摄《伏狐记》和《小镇车神之五菱漂移》时,王冠迪和耐飞旗下专注互联影视付费内容的“兔子洞文化”合作,后者为他提供部分资金和宣发支持,“我只管内容,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有的“斜杠导演”已经日渐成熟。麦田在大学学的是广告导演,毕业后的工作绕着影视转,制片、宣发、广告导演、影视服装厂合伙人……总之不是导演。从2013年至今,他已经陆续拍摄了《孙悟空七打九尾狐》《西游之女儿国篇》《西游之牛魔王篇》、《大内密探王二狗》系列抬头看不穿的样子、《捉妖济》系列等。

孝感牛皮癣医院
止汗去臭的好方法是什么
广州儿童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