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绿色生活

我和胡晴晴的两年恋爱终于修成正果了搭配

2020-06-02 07:49:39|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我和胡晴晴的两年恋爱终于修成正果了,忙忙碌碌地筹备着婚事,细心的晴晴乐在其中,总是嫌我碍手,硬是自己一个人担起了大部分。我便抽身去忙工作,有时忙里抽空去帮帮手,远远地就可看见晴晴忙碌而快乐的身影。于是停了车,点上一颗烟,静静地欣赏着,享受着幸福的休憩。
中午接到晴晴的电话,又一批建材到了,她不懂验货,我抽了个时间便溜了出来。
工厂大门口闹哄哄的,我放缓车速看了一下,一个背着行李农村打扮的老年男子和保安激烈地争吵着什么,保安很凶,老年男子被推搡得踉踉跄跄,我摇下车窗指了指那保安,小保安认得我,便收敛了些。我驶出门正要提速时听到了那老人凄惨的哭喊声:“俺的儿啊,才十七八啊,两年见不到人啊,俺和你娘想你啊……”我想起了自己白发苍苍的老父亲,心里很不是滋味。顺着倒后镜看去,那老人坐在马路牙子上哭天抢地的,周围人逐渐围上去,我停好车向他们走了过去。
老人断断续续地哭诉着,他是淮北农村的,唯一的儿子18岁,两年前瞒着父母出来打工,一年前失去了联系。老伴思念儿子卧床了,老人家带着儿子一年前最后一次写给家里的一封信找到了这里,那信的地址就是我们的工厂,可保安不让他进门。
围观的人都埋怨保安,于是大家张罗着给人事部打电话,少顷,反馈的消息是此人一年前就离开了,没有下落。老人又哭了起来,大家也只能同情地看着他,我想了会儿对老人说:“我先安排你住下吧,然后去工业区派出所请警察帮忙,我估计你儿子应该在这附近打工,如果在的话,警察会找到的。”大家纷纷称是,又凑了些钱给老人。
老人家感激得要给我们跪下被我拦住了,我因为有事叫了另一个人帮忙,带着老人上了车,找了个小旅馆安排老人住下,叫那个帮忙的带着老人去开发区派出所。我急急忙忙赶回住处,晴晴等我怕是等急了。
之后忙得昏天黑地的,忘了此事,下班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我开车出来,走到一个路口时路灯见了鬼似突然熄了,我咒骂了一句扭亮大灯。这时马路中心突然一个小年轻站在那儿拼命挥着手拦我的车,我猝看到不及防猛踩两脚刹车,车才怪叫了一声停下,闪得我整个贴到方向盘上,咯得前胸生疼。我大骂一声跳下车准备揍这不要命的,看见他的脸后却顿时消了气。
这是个脸色极其苍白的瘦小男孩,应该不超过18岁,肩膀单薄得看上去微微颤栗的样子,细长的脖子似是无力地耷拉着,腰也有些佝偻,使人看上去极其不忍。我吐出口闷气,尽量和缓地问他:“你不要命了,到底什么事?”
他竟然笑了一下,牙床红红的:“我来谢谢你,你今天帮了我爸。刚看到你的车牌,怕赶不上才拦你的车的。”我这才想了起来,这孩子跟那位父亲极其相似。我点点头,招呼着他上了车,这孩子穿得少,秋凉了竟然还穿着衬衫,一上车我就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寒意。
“不用谢我。”我对他说,“你不该这么久不跟家里联系,家里会担心的,你的老父亲很可怜,知道吗?”我转头看他时看见他嘴角抖动着,凄惨、狰狞、悲哀交织在一起令人心悸,我便住了口。于是一路无话,我把他带到了他父亲住的小旅馆门口示意他下车。
他下车后停了一会儿,突然转过头来对我一笑,露出红红的牙床:“明天我想找你有点事,可以吗?”我点点头。
“那好。”他说,“明晚我还在那个路口等你。”说完下车向旅馆走去,我也没放在心上,急急忙忙回家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在食堂碰到了那个一起帮忙安排老人去派出所的那个人,刚一聊起,我便霎时间冷汗如柱。
“那老人真惨,儿子一年前就车祸死了。”
整个下午我忧心忡忡,对晚上的约会心存恐惧,但我想到了小狐仙,在她的世界里,当她孤立无援时有人帮她吗,我决定还是去赴约。
快接近那路口时我把车开得很慢,他真的站在那儿,还穿着那件衬衫,我注意观察了一下,灯光下他真的没有影子。我的喉咙一阵阵地发干,但还是停下了车,他上来了,还是一阵刺骨的寒意袭来。
我斟酌了一会儿,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先哭了起来,他俯下身子,肩膀剧烈地抖动着,泣不成声。我不知怎么安慰,只能默不作声,他的抽泣声惨不忍闻。
“你能送我父亲回家吗?”他终于安静下来了,“他没有钱了,我会报答你的。”
我心里觉得凄凉:“我不要你报答,我会送他回去的。”
他又抽咽了一会儿,:“你知道了吧,我是个野鬼,我每天呆在这路口,我能看到你们,你们谁也看不到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天我买了本书想回宿舍看,天还没黑呢,这儿的车速真快,我过马路时明明看见那车离我很远,然后不知怎么我突然就到了半空,我看见我的书滚到了马路对面,我落下来时身上也不痛,我拍拍灰去捡那本书,可怎么也拣不起来,我也说不上来,好像我的手好空,我回过头看见自己躺在那儿,嘴里全是血……”他越说越激动,嘴里有鲜红的血沫不断涌出,我的头皮一阵阵地发麻。
“那车跑了,我看着他跑的,当时我还在发蒙,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我害怕了,想回宿舍,我使劲地跑啊,跑得真快,恩,不能叫跑,因为我是飘起来的,好舒服啊---”他突然笑了起来,嘴角笑得很凄凉,“你没有飘过吧,自由自在的,呵呵。”
“可是我到了宿舍,看见他们都在,但是没一个人理我,我飘到每个人跟前,他们都像看不见我,我去拉他们,踢他们,我把嗓子都叫哑了,可还是没人理我。”他又低下头去抽泣,他的肩膀抖动的很厉害,我下意识的去拍拍却拍了个空,我头皮又一阵发麻。
“我只好又回到路口,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儿有好多人了,还有警察,我看见自己被他们抬上了一辆白色的车,刚才躺着的地方好多血哦,我知道了,我被车撞死了。”他捂住脸,放声大哭。
他这次哭了很久,原来鬼魂也有悲伤,也会哭泣,我静静地等着他,等他收声后问了一句:“明天送你父亲回去好吗?”
他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我也会跟你一起回去。”然后又哭了起来。
“你父亲能看见你吗?”我问他。
他边哭边摇摇头,我又静静地等着他哭。
“这事过去一年了,你父母都还不知道。他们比你还难过。”我见他哭个不停,便安慰他,“你看看有什么办法能帮他们?”说到这里我自己住嘴了,我想到他连送父亲回家都做不到,还要请我帮忙。
又静了一会儿,我还是忍不住问他:“你的世界真的什么也做不了吗?”
他转过头奇怪地望着我:“什么我的世界?”
我踌躇了一会儿说道:“出事这一年来你一直呆在哪儿?你应该有一个你和你的同类构成的世界吧?你们也应该有些能力、次序什么的吧?”
他茫然地摇摇头,“我不知道啊,这一年来我一直呆在这儿,没见过什么同类,你说的同类是什么意思?”他突然又恍然大悟,“哦,我知道了,我是鬼。”他很黯然的样子,“但我没见过我的世界。哦,对了——”他直起身向我脑袋后边指了指,“那边马路上有个老女人,三个月前被撞的,每天坐在那儿哭,我叫她她也不理我。”
他说得我毛发直竖,我发动了汽车,“咱换个地方聊吧。”
他木然地看看我:“随您便,我哪儿都去不了的,不知怎么地跟你一起时就可以哪儿都能去了。”
我再次被吓住,猛地踩住刹车,车怪叫一声停下:“对哦,为什么你父亲都看不见你,我却能看见?”
他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爸来我感觉到了,我见到你帮他,我好感激。”他再次哽咽了,“我一直跟着你,快跟不上了,我就拦住了你,我也没想到你会看见我。”他的眼泪涌了出来,“一年了,终于有人看见我跟我说话了。”他俯下身子,泣不成声。
我心里也觉得凄然,想象他一年的时间孤独地在这凄冷的马路上徘徊,不知到哪儿去,不知身在什么世界。
“唉——”我长叹一声,“那你怎么办?回家后会怎么样呢?”
“我不知道,我想回家,这里好冷。”
“你叫什么?”
“王晓东”第41届世界博览会在上海举行
第二天我请了假送他父亲回家,我怕吓着晴晴,也没告诉她,跟她说我出差一天。
王晓东的父亲整个是瘫软的,嗓子已经哭得发不出声音,我几乎是把他抱进了车里。他抱着儿子的骨灰盒,头深深地埋下去,帽子滑落了他也不理,满头的白发散乱着。我隔着倒后镜看见王晓东泪流满面拼命地想去抱他的父亲,可他的身体是虚幻的,他接触不到任何东西,他徒劳地一次又一次去触摸,清秀的脸哭得已经扭曲,那一刻我的泪水也夺眶而出。
他家在淮北的一个小村子,进村后狗吠声惊醒了他的父亲,沙哑的哭声再次响起:“儿啊,俺们回家了,你不会再受苦了,俺的儿啊——”这一声发出后立即背过气去,我急忙停车冲到后边去掐他的人中,全村的人都涌了过来,现场立即变成眼泪的海洋,大家七手八脚把老人家架了出来。
晓东的母亲是被人背出来的,同样地白发苍苍,她见到儿子的骨灰,挣扎着滑到地上,几乎是爬到了丈夫身边,抱到骨灰后长嚎了一声就晕了过去。晓东跪伏在母亲跟前,他无能为力,只有无助地哭泣,原来鬼也这么无助……我实在忍不住,和一批淮北的汉子婆娘们一起坐在地上大哭。
晚上我被安排在一户人家休息,晓东来看我。我觉得奇怪:“怎么不陪你的父母?”
他哭着说:“他们看不见我,我看着他们心都快碎了。”
这晚我无眠,自打狐仙走后,我就没这么痛哭过了。
我不忍在这悲伤的小村再住下去,第二天一早我把兜里的钱都掏出来交给了村长让他转交给晓东的父母,就急急忙忙开车出村了。拐过一道弯后,我看见晓东的父母互相搀扶着跌跌撞撞地从一条小路追出来,我怕听他们的感激话,也怕再流泪,就加速前进,倒后镜里一瞥,看见两如宫内生长迟缓。国外资料证实个老人颓然跪倒,我边开车边放声大哭……
进市区后,我到一个银行取钱好交高速过路费,回到车上时赫然又看见晓东茫然地坐在车里。
“怎么回事?你——”我大惊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眼神迷茫地说,“我正看着他们埋我的骨灰,不知怎么突然就到这里了。”
我傻掉了,我为这个素不相识的小伙子已经流了这么多眼泪了,可毕竟人鬼殊途,我总不能被一个鬼一直缠着吧,再把他送回他出事的马路上让他永远做一个孤魂野鬼我又实在不忍。我踌躇了好一会儿,突然想了起来,转头对他说:“好,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于是车疾驶上了高速,到埠后天快黑了,我没有回家,带着王晓东直奔清水镇去,那个瞎眼老太太的房子就在眼前了。
天已经全黑了,死老太太还是不点灯,我直接推开门,带着晓东往里走,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我正努力的适应黑暗,突然一道奇光闪起,形状像一条狐尾,然后我听见晓东一声惊呼,接着我的肩膀被一个坚硬的东西敲中,痛彻心扉,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灯亮了,死老太太左手抱着一个花瓶似的东西,右手牢牢地握着她的拐杖,气哼哼的样子。
“你这混蛋,敢把孤魂野鬼带到我这儿来。”她愤愤不平地用拐杖来扫我,这次我没让她得逞,乘势抓住她的拐杖站了起来。
“他呢?”我发现王晓东不在屋内。
“在这儿呢。”老太太得意地摇摇左手抱着的花瓶似的东西。
“你把他怎么样了?”我吃了一惊。
“没事的,我会把他送回他来的地方。”
“可他在那儿呆了一年了,还要呆一辈子吗?”
“关我什么事,他本来就是野鬼啊。”老太太举起她的拐杖,作势又要打我,“你还敢把他带到我这儿来。”
“唉,这孩子似乎跟我有些缘分”
老太太侧头想了想,然后示意我坐下,自己从兜里掏出根皱巴巴的烟点上,深吸了一口,“恩,你能看见他是因为你的天眼还在,平时不会有什么,这孩子确实跟你有缘,所以你能看见他。”
“怎样的缘分?”
“这孩子几世的命都不好,前三世是你家的仆人,你家满门抄斩,他也没跑掉,唉,这孩子没有一世是长命的。”
怪不得,我心里释然:“怎样才能帮到这孩子?”
老太太龇牙一笑:“让无常来收了他,等个十年八年又可以投胎了,不过,我为什么要帮你?”
我呵呵一笑,“我供你烟供你酒这么久,这点小忙还要讲条件?”
老太太一撇嘴:“你和狐仙的事不是我帮忙嘛。”
我挠挠头:“再帮我一次吧,最后一次,以后不麻烦你了”
老太太叹口气:“唉,真这样就谢天谢地了,你又得给我惹麻烦呢。”少顷,老太太说:“行了,你回去吧,我知道怎么做了。”
“我在跟他说几句话吧。”我如释重负,但心里又有些不忍,便想看看晓东还有什么心愿。老太太晃了晃手里的花瓶,把瓶口对着桌子使劲地磕了磕,晓东像一缕烟从瓶口飘这7人中有6名男性出,逐渐分散而后凝聚,然后茫然地站在我的面前。
“我帮你找到地方了”我对他说,“你以后不会再呆在那个马路上了,你父母那儿我会经常去看看,你还有其它什么要我帮忙吗?”

共 897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题目为《哀鬼》,或许有两层意义,一是小说的主人公晓东确实是一只内心充满无限悲哀的孤魂野鬼,二是“我”为晓东这只生前死后命运都异常悲苦的鬼而哀悼、哀叹,进而借哀鬼之名来为世间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受尽磨难却无力改变自己命运的善良纯朴之人而哀婉、代言。这篇小说以第一人称的叙述方式,为读者讲述了“我”与一只名为晓东的鬼的奇遇以及发生在晓东身上的一段段哀婉动人的故事。婚期将至的“我”抽空回家帮忙验收一批建材,在工厂门口遇到一个正在与保安发生争执的农村老人,得知老人是为寻子而来,“我”想到了自己白发苍苍的父亲,因此动了恻隐之心,帮助老人在城里安顿下来。夜里,一个脸色苍白的瘦小男孩找到“我”,自称是老人的儿子,并感谢“我”帮助了他的父亲。第二天,“我”得知小男孩竟是一只鬼魂,惊恐之余依旧去赴了头天夜里与小男孩的约定。“我”答应男孩帮他送他的父亲回家,也因此与小男孩有了进一步接触,知道他死于车祸,肇事司机已经逃逸。一年来,他一直游离于车祸现场,不知道何去何从,在“我”提出助他从新投胎做人时,他请求“我”把他的死讯告知给他的心上人海丽,以免她继续苦等。“我”找到海丽后,被他们坎坷的爱情之路以及两人的痴情所感动,帮助海丽和晓东见了最后一面,晓东得以重生。小说没有刻意去描写酿成晓东等人悲剧的原因,但是读着这篇小说,却有一种悲哀沉重的气息扑面而来,在这种沉重气息包裹之中,亲情的伟大,爱情的温暖,读来也都透着一股难言的心酸,即使有“我”与晓东等人萍水相逢却不断对他们施以援手这样的善举来增加这篇小说的温度,那种悲凉的感觉仍是无处不在。就像小说的结局,晓东得以重新投胎做人应该算是美好的结局了,可是回到现实中,活着的人依旧在承受着失去至亲至爱的痛苦,想来不免无奈。小说的内容及写法极富传奇色彩,其奇异的想象,丰富的内涵,充沛的情感,读来颇有现代版聊斋志异的感觉,推荐欣赏!【编辑:凌江雪】
1 楼 文友: 2015-07-15 19:21:4 传奇小说,手法灵活,用笔奇特,读来不由人心大痛。
2 楼 文友: 2015-07-15 20:20:46 问好王月老师,感谢赐稿星月,今天编辑了王月老师一篇古韵,一篇小说,都能看出老师的古文底子深厚。
 楼 文友: 2015-07-15 20: 7: 6 尽管还没有读过王月老师的《白狐》,但是这篇小说里出现的一些与《白狐》相关的人物和情节,丝毫也不让人觉得突兀,反而让人有去读一读《白狐》的冲动。
4 楼 文友: 2015-07-15 20:40:26 这是一篇极具社会意义的传奇小说,人物塑造、情节设置都很好,美中不足的是 的 、 得 、 地 的混用,还请老师下次注意一下。
5 楼 文友: 2016-07-22 05: 4:51 该文是我心中的佳作,也许是我的审美观不同,我看到了远方文友作品的亮点,也看到了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红豆虽闪光,没红豆并不影响作者的荣誉,远方的文友不为红豆去恢心。江山文学网是育文学新人的大学校,我们携手前进在江山文学大道上。泰州牛皮癣专科医院
重庆十佳男科医院
冠心病心绞痛的诱因
小儿呕吐吐奶溢乳消化不好
男人晚上夜尿多怎么办
滁州白斑疯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