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家居

修真的名义第一百四十四章陷阱营养

2021-01-15 03:13:57|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修真的名义 第一百四十四章 陷阱

《炼豆术》那本小册子,看上去并不起眼,但戴岩这段看完头像就看到签名了。也不解释时间的经历表明,此类术法还是相当罕见的。

也许是因为修仙者要么不食人间烟火,要么追求原生态食物,所以很少有人想到把食材当药材一样炼吧。

既然会这种术法的人少,那戴岩很难不产生联想。

“难道顺芳阁的厨子与柳二姐是同门?”

这个念头仅仅出现了一瞬,便再作修正。

“这女老板潜伏于市井之中,与柳二姐从某个角度说来是相似的,所以……”戴岩心跳加快,“也许,萧老板就是柳二姐的同门!”

不是异想天开,戴岩本来就在怀疑萧老板,这道菜突然给了他新的佐证。

萧老板表现得神秘,又跟快活堂主有关联,当然是有来历的。

她为什么会帮助雷布与万兽门搭线呢,江湖上万兽门的盟友不多。

然而如果萧老板真的与柳二姐同出一门,那从柳二姐的日记看来,她背后的势力对万兽门也是会用阴招的……

综合一分析,戴岩真是坐不住了,他只感觉危机压顶。

可是,这流于表面的分析,毫无证据,能让同门相信自己吗?

至少急于立功的师姐,会否定这个猜测的吧。

师姐临走时,警告戴岩不要乱来,这话也挺有效果的。

戴岩还真怕自己判断错误,把整个事情搞砸。

如果雷布真想转投万兽门,萧老板是真心撮合两家,自己破坏此事,岂不成了大罪人?

万兽门本来就胜算渺茫,现在太需要得到快活堂这股战力了。

戴岩脑中无比纠结,筷子举在空中至少好几分钟。

“请问快活堂雷堂主是在此间吗?”一个声音突然钻入耳中。

戴岩抬头望去,却是与自己同来的孟古,终于打听到了地方,现正站在萧老板房间外。

“什么人,有什么事?”萧老板问道。

孟古压低声音,介绍了自己的身份。

门开了,里面的人让孟古进去。

房间里仍旧沉默,看来还是用了传音入密。

大约五分钟后,孟古出门,下楼。

“我马上回酒店通知师叔!”孟古眼睛里放着光,随即又意识到这里人多,才小声说道:“这里马上有事发生了!”

戴岩装做愣愣地道:“师叔也好‘这一口’?他要来这办享受一段别样安逸的下午时光吧!醉西游官:醉西游全新攻略:事?”

“你这脑子……算了,我回去报信,你在这里观察,如果有大事,比如万兽门的人出现,你就马上朝酒楼赶,把新情况告诉我们。”孟古盯着戴岩,“记住了么?”

“知道。”戴岩点点头。

心中有如翻江倒海。

萧老板和雷布把实情告诉了青云剑盟的孟古。

很明显,他们都是万兽门的敌人!

在雷布在没有同青云剑盟会面的情况下,就决定引万兽门还神期高手出来,这意味着什么?

他有信心击败万兽门的还神期!

这一仗,万兽门真的凶险了。

“银子先给,酒菜别动,我也出去一下,很快回来!”戴岩往桌上拍了锭银子,然后飞快冲出顺芳阁。

刚奔出几十步,旁边突然传来声音:“刘岩?你怎么出来了,准备去哪?”

孟古,竟然还没走远。

“刚刚有新的发现,我们到僻静的地方说。”戴岩心中电转,马上编了个由头。

孟古眉头一挑,忙跟着戴岩走进一个小巷。

“可以说……”孟古刚刚说完,眼中突然射出惊骇的目光。

近在三步之内,戴岩突然拔出的飞剑,直接贯入孟古胸膛。

“呯!”戴岩被孟古本能反击的一掌击出十余步。

“筑基七层?还好,我刚刚升到筑基五层。”戴岩手捂胸口,勉力笑了笑。

古典的气质 “你是……”孟古踉跄了一步,伸手想去取自己的飞剑,然而心脏被破,血流不济,他的动作迟缓了许多。

戴岩再一次手,射穿对方咽喉。

曾经让戴岩望而兴叹的筑基后期,现在终于不再是什么大障碍了。

“各为其主,抱歉了!”戴岩朝缓缓躺下的孟古拱了拱手,然后飞步离开。

万兽门人员驻扎在落日帮原来的总部,与顺芳阁同属城南,用不了多少时间。

戴岩报了暗号,被放进大殿。

狈部钱益匡,狼部山无俦、卢战,还有鹰部师姐、庄先生,那日见到入城的犬部旗主等,都坐在两边。

而坐在上首的主事人,戴岩居然也认识。

那是犬部的一位新晋香主伍连胜,上任不到半年吧。

能做到香主一级,通常都有筑基后期以上的实力。

再望向上首另一位黑衣蒙面人。

黑衣人的服装不是万兽门制式,然而这反而更容易确定身份:非鹰即蛇。

不管来自哪一堂,只看他能与伍连胜平起平坐,而鹰部师姐和庄先生筑基七层的实力却坐在两侧,就说明此人怕是有筑基九层或者筑基巅峰。

有这两人在,万兽门能杀死仇弥等仙门弟子也就不奇怪了。

然而,这所有人加起来,还是不够啊。

“顺芳阁是个陷阱!”戴岩最短时间说出自己所知。

堂上众人沉默。

气氛虽然压抑,但却并没有特别惊慌,仿佛他们早有心理准备。

“小兄弟,是不是陷阱,已经不太重要了。”狈部老钱咳嗽两声,是真咳,明显能听出他受了很重的内伤。

“分坛根本没人跟我们说过,会派还神期下来。”老钱叹了口气。

“什么?”戴岩虽然早有猜测,但还是惊得退了一大步。

“没有还神期,镇不住雷布,我们本来就已经做了最坏打算。”犬部的旗主道。

“我认为还有机会,我仍然会去见雷布。”鹰部师姐冷冷道,“反正不去也死定了。”

“没打过,怎知谁死谁生?”山无俦眼里射出饿狼般的凶光。

在场没有人提出撤离。

万兽门门规里,并没有必须死战这一条,但临阵逃脱是巨大的污点,很影响前途。

更何况对手只是小门派。

万兽门人,尤其是分坛呆久了的人,都会有一种强大的自信上面就会渐渐充满数百万细菌,那就是小门派面对万兽门时,战斗力自动减一层来算,帮派中人和散修减两层。

最关键的是气势,万兽门人普遍相信,很少人敢跟本门硬拼,只要自己强势,对方有八成以上的概率,会逃走或投降。

伍香主阴寒的声音突然响起:“你就是由犬部转入鹰部那个戴岩对吧,我怀疑你虚构情报,打击本门士气,来人,把他关起来,等战后处理!”

石家庄白癜风医院
北京看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南通治疗卵巢炎费用
友情链接: